國家歷史文物數位化典藏計畫青銅、版畫後設資料工作手冊

出自 TELDAP
前往: 導覽搜尋

計畫簡介

計畫主旨、目標與涵義

本計畫為史博館90年國家文物數位化計畫中的第一部份,其主旨為將館藏銅器、版畫等文物及其研究資料以有結構之數位化型態保存,並期達成跨機構間典藏文物研究資源分享之理想。90年度已完成館藏青銅器、版畫之數位化後設資料結構規劃,文物內容包括:先秦青銅器、戰國銅帶鉤、漢帶銅鏡、木刻版畫、清未年畫、十七至十九世紀浮世繪等項目。

整合原有典藏管理數位化系統是本計畫另一部份目標。民國84 年以前,本館已發展一數位化典藏管理系統,並已著錄84 年以前入藏之文物基本資料及圖檔。在本計畫中,分析現行典藏管理系統schema,使原文物典藏管理系統所建龐大資料能繼續使用,使人力、管理系統及各項資源能充份運用,方不致產生重複建置資源的浪費。有關原系統與新的後設資料結構之間的差異及調整原因詳見本工作報告書之第伍部份的說明。

經由館藏文物metadata 建構過程,重新思考文物研究、管理、維護等層面基本元素內涵分析,有助於更新、加強本館文物研究深度及周延性,並擴大文物研究資料庫之交換性與共享範圍,進一步促進發展文物研究、保存、管理資料建置規範與標準國際化的程度;對於本館本身的學術研究能力增長有很大的助益。同時,本館metadata 發展小組為一跨組室的研究小組,直接也促進機構內的合作與溝通機會。

本年經由各單位的默契及計畫辦公室的成立,內容發展組當中推動的重要工作項目即是各單位數位化文物metadata 之整合與協調,經由中研院計資中心後設小組及各主題小組會議的協助分析及運作,本年度一正式跨單位合作發展metadata的機制已成立,直接促成機構間的密切合作及學習觀摩。由於本館今年開始加入典藏數位化的國家型計畫,過去並無參與研發文物metadata 之機會,經由本專案機構間的密切合作機制,借鏡及其它較早開始數位化機構之發展經驗,我們也得以現有的研究基礎再進一步向前發展或進行更多整合性的思考,這是一個很重要而具有學習價值的過程,同時也經由不同機會與國內不同領域的同共同研究,擴大我們研究的視野與觀點,這一點,是非常重要與具有意義的。

Metadata 整合發展之另一重要成果在於合作及共享各單位所建置的數位化資料庫。數位化資料庫是數位博物館不可或缺的資源,然而各學門領域廣闊、各類型資料眾多,並非一館或少數幾館之能力或經費可以建置完善,本計畫結合故宮博物院、中研院史語所、中研院計資中心、雲林科技大學及企業界分工合作來進行,有效地將資訊數位化。減少(避免)重複建立類似資料庫,或更積極規劃建置使用者所需要的整合性資料庫,其為數位典藏資料庫成功發展的關鍵。本計畫依照工作進度針對各類文物,發展metadata 交換結構、進行多媒體資料庫完整的規劃,分工合作、分階段逐步予以完成,以發揮國家數位典藏在資訊時代的功能,同時重視資料庫的彈性及更新性,使得資料庫內容能夠持續成長、結構得以更周延。

工作內容項目

(一)館內工作

  1. 主要目標是研究建立本館各類數位典藏歷史文物後設資料(metadata),並透過WWW 呈現。本年度發展銅器及版畫兩類文物之後設資料結構(metadata);工作發展程序主要配合計畫辦公室內容發展之「書畫」及「器物」小組工作進度,分析工作則配合中研院後設工作小組進度。
  2. 配合子計畫二建置智慧型歷史文物多媒體資料庫,考量系統內容資料庫的建構,同時子計畫三之文物典藏數位影像資料將支援metadata 之運用及與其他機構共享資源。
  3. 以銅器及版畫兩類文物之後設資料結構(metadata)進行數位典藏資料庫構、交換與資訊擷取,以方便使用者檢閱、搜尋所欲擷取之資料。

(二)館際工作

  1. 本館自91年至93年前半年止擔任計畫辦公室「器物主題小組」各項工作內容發展,主要工作為協調各數位化機構之器物內容metadata 結構及交換層次。93年下半年依據「器物主題小組」召集單位改選之結果,目前召集單位轉由國立故宮博物院擔任。
  2. 與中研院後設工作小組、雲林科技大學資管系合作分析metadata 結構及系統、資料庫建置。

本計畫工作進度概述

前置作業

(一)研究Metadata 性質、內涵、目前國際通用及中文規範、討論本館Metadata發展重心

  1. 中央研究院文獻處理實驗室:中文Metadata 規範指引
  2. 國家圖書館:MICI-DC 著錄範例及著錄手冊
  3. CDWA 標準

(二)了解各數位典藏機構Metadata 發展進度

(三)聯繫有關數位典藏機構合作發展Metadata 事宜

  1. 故宮博物院
  2.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四)聯絡計畫辦公室,討論一般發展Metadata 工作程序

(五)協調工作成員,成立本館「Metadata」研究小組,召開工作會議,確定工作方向、內容與進度

  1. 研究如何轉換1995 年已建置完成之典藏管理系統基本文物資料
  2. 本館Metadata 初期(2001-2002 年)發展重心將以研究、典藏管理、各單位合作發展為主
  3. 第二階段(2003 年以後)發展重心將以教育及開放資源為主要方向

本館數位典藏Matadata工作進度

(一)發展數位典藏Metadata 結構:分析文物本體資料、相對資料、相關資料

(二)處理今年度將數位化文物之圖像資料

(三)進行文物與研究文獻之關聯工作

90年度進行數位化文物範圍

銅器:先秦青銅器、戰國銅帶鉤、漢代銅鏡等。(683 件)

版畫:木刻版畫、清末年畫、17至19世紀的浮世繪等。(826 件)

(四)協助推動計畫辦公室「器物」組內容發展事宜

(五)配合計畫辦公室「書畫」「金石拓片」「考古」組合作發展Metadata 事宜

(六)逐年增加研究文獻內容深度

(七)撰寫年度工作手冊

(八)成果評鑑與發表

相關執行內容

(一)邀請有關單位交換發展Metadata 的專業工作經驗

(二)參加相關研討會

本計畫進行方法、程序與機制

國家典藏數位化計畫執行機制強調機構內及機構間之互動、溝通與資源分享,更重要的是各項工作必須發展出共同遵循的規範及標準,以達成資源共享之目標。基於此前題,典藏機構間無論在學科內容領域及資訊系統發展部份都必須充份溝通及協調,建立密切而有制度地合作模式即成為推動本計畫最重要的機制。

透過本館metadata 工作小組、中研院計畫辦公室內容發展計畫之器物及書畫小組協商研議的過程,形成後設資料結構,未來再經由中研院計資中心metadata小組、雲林科技大學之系統分析,發展著錄及查詢介面、建置資料庫,並與相關系統及資料庫互相連結,研究者及文物管理者可以便利地查詢到各類文物基礎研究資料的影像與文獻,並能及時新增文物之相關資料。經由此數位化處理的原料,進一步可擴充對歷史文物進行研究、展示、教育、館際及與企業合作等加值活動。

機構內分工合作

本計畫由黃光男館長擔任計畫總主持人,負責各子計畫之整體策畫,黃永川副館長擔任各子計畫召集人,負責各計畫之推動與協調。本館metadata 工作小組由典藏組、研究組及資訊室等三部門同仁組成,原則上由該年度數位化內容專家、文物典藏管理者及資訊系統管理者共同參與文物後設資料結構規畫、訂定著錄規範及代碼、分析藏品元素內涵、原系統資料轉出、系統及資料庫建置需求分析(查詢、檢索),同時由助理協助各項資料蒐集、整理及逐筆著錄資料內容等工作。

跨機構合作

在本館擔任計畫辦公室「器物主題小組」召集單位時以推動各項相關工作內容為主,其次為協調各數位化機構之器物內容metadata 結構及交換層次。同時配合計畫辦公室「書畫」「金石拓片」「考古」組合作發展Metadata 事宜,與故宮博物院、中研院史語所等單位密切合作。此外,與中研院後設工作小組、雲林科技大學資管系合作分析metadata 結構及系統、資料庫建置等工作。

計畫辦公室

為國家典藏數位化各機構計畫間協調及技術支援的核心單位,由中研院各相關單位負責。

相關問題討論

本館內部工作會議討論問題

第一次會議討論事項(20010628)

  1. 聘請諮詢委員事宜
  2. 與典藏組數位管理系統工作進度配合事宜
  3. 人力支援及經費配合問題
  4. 討論metadata 性質與內涵及本小組工作計畫

第二次會議報告及討論事項(20010821)

報告事項

  1. 「國家典藏數位化專案」是一個以資源共享為精神的計畫,各單位把已進行的數位化文物資料多方討論求取一最大公約數,未來在各單位之連結上才能發揮其效用,這也是我們應當努力的方向。
  2. 報告「國家典藏數位化專案」目前進行之概況。
  3. 報告本館數位典藏計畫之工作進度。

討論事項

  1. 欄位上整合的範圍是哪些、未來查詢檢索的基本欄位等問題進行意見交換。

共識:欄位的屬性意義要先定義出來,以便各單位間建立一共通語言進行溝通。

  1. 本館原使用典藏管理系統較偏重於管理部分,在研究部分較少,所以應藉此機會充實之。
  2. 90 年8 月20 日金石拓片的會議中提及,希望能將國外有關的著錄資訊作轉譯的工作,以多了解國際間的經驗便於未來與國際的相連結。
  3. 在欄位的層級上可由簡單漸趨於複雜的設計運用。
  4. 討論數位計畫中的規範及發展重點。(例如:內容的適用對象是研究者,或是一般大眾?)

共識:以資源共享的角度考量一般大眾、管理者及研究者之需求,在使用上各有不同的權限。

  1. 此專案也要預想到未來其他單位的適用性。
  2. 9月份的第二次器物組會議各單位必須提出metadata欄位的定義。
  3. 先將其他各單位metadata 初稿欄位,實際填入本館各類文物資料比對差異後,訂定適合本館及日後推廣之共通性metadata。
  4. 請參與單位能於會前就資料庫建構的相關問題提案,作為下次小組討論內容。

第三次作會議討論事項(901009)

  1. 根據900927 器物組會議討論內容,本館metadata 發展後續程序將配合中研院後設小組工作進度,進行各項內容分析。
  2. 02Metadata 藏品元素分析表單的英文名稱是對照國際間所使用的CDWA,由林雅莉及張慈安協助處理。
  3. 年畫與版畫整合為一,名稱以版畫為代表。
  4. 器物及書畫兩部分應考慮未來所適用的範圍。
  5. 藏品中有任何特例的部分,可置於著錄規範中加以說明。
  6. 請於10 月15 日前完成02Metadata 藏品元素分析表單。
  7. 02Metadata 藏品元素分析表單完成後,將與中研院後設小組討論(開會時間另行通知)。03-05 表單請繼續完成。
  8. 02Metadata 藏品元素分析表單完成後,將開放給研究人員及文物管理人員共同討論。
  9. 陸續整理研發本館metadata 過程相關資料,將於11 月中彙整成冊。


3.4.2數位典藏參訪機構提供及討論意見 (20010705)(建議單位:中研院計資中心、中研院資訊所、中研院史語所)

  1. Metadata 同時強調「共享」及「蒐尋」的功能
  2. 目前對Metadata 的內涵性質強調其為「Document Centric」,而非僅只是「Data Centric」
  3. 對各機構發展Metadata 之建議:先完整地、周延地分析典藏品各層次內涵項目及描述資料,以建立文物研究及典藏管理系統;其次再由這些完整而複雜的項目中粹取出各典藏單位通用的common code(通用介面),後期再開放提供給一般使用者查詢。
  4. 計畫辦公室Metadata 小組(由上述三個單位組成)對於有關規範制訂協調的做法是將朝4-5 個不同的領域去規劃協調,以適應不同單位收藏文物的特質。


3.4.3計畫辦公室內容發展組—器物小組、書畫小組有關metadata 討論問題

器物小組第一次會議討論事項(20010821)

報告事項

  1. 原有典藏管理系統現況說明
  2. 歷史文物詮釋資料(metadata)及索引典建置計畫報告

討論事項

  1. 討論器物組數位化主題範圍
  2. 討論各單位需整合的metadata 範圍
  3. 討論本組工作程序中需互相共同遵循的規範

(1)metadata 更動(改版)時如何處理的程序 (2)單位典藏品中屬於較少數的資料如何著錄於資料庫中的程序

  1. 本組下次會議時討論內容

(1)各項需整合器物分類metadata欄位定義

(2)數位化文物之清單

(3)進行數位化文物的先後順序意義說明

(4)欄位的訂定與說明意義

(5)metadata 的初稿要分層次

器物小組第二次會議討論事項(20010919)

  1. 器物方面應考慮所有器物均要適用而非只針對一種。
  2. 中研院後設工作小組十月中旬將出版有關這二、三年來的研究成果,包括既有的metadata 規範作一清冊,有欄位中英文的釋意及範例等。
  3. 年代範圍的定義需要有一個統一的系統,因電腦無法正確辨別中國的紀年,所以最好加上西元的紀年標示為佳。
  4. 要重視其實用性不僅與國際相通也要注意和國內的連結。

共識:

  1. 於第三次會議各單位要確定metadata 欄位。
  2. 所擬的欄位名稱定義需注意實用性及包容力。
  3. 各單位應提供年代的資料庫給計算機中心做統一的定義。

書畫小組第一次會議討論事項(20010821)

  1. 歷史博物館針對「數位化影像檔規格」及書畫metadata 的建構目標…等問題,與故宮書畫處人員,進行意見交換。

共識:擬請metadata 技術小組人員列席,確認影像檔規格及書畫metadata 的建構目標。

  1. 中研院拓片與古文書數位典藏計畫人員,問及故宮書畫處的印記資料庫建構狀況。

[書畫處的回應]:書畫處雖有構想,但以時間緊迫,今年不作規畫。

  1. 中研院拓片與古文書數位典藏計畫人員,問及書畫藏品表單中,是否有欄位紀錄 原件/複件 之別?

[書畫處的回應]:故宮的藏品,均視為原件,故沒有這類的欄位。

  1. 內容發展組林麗虹小姐說明「資料庫建置流程表」,並請各子計畫單位填寫表單內容。
  2. 討論數位計畫中的規範及發展重點。(例如:圖檔的制定規格、metadata 內容的適用對象是研究者,或是一般大眾?)

共識:擬請內容發展組林麗虹小姐邀請metadata 技術小組人員列席。

  1. 書畫metadata 的內容,是否涵蓋各種不同類型的書畫藏品?還是允許各單位依自己的藏品,規畫各自的metadata?

共識:擬請內容發展組林麗虹小姐邀請metadata 技術小組人員列席。

  1. 關於內容發展組的調查表,請內容發展組的林麗虹小姐提供填寫範本。

共識:請內容發展組提供填寫範本。

  1. 暫訂下次開會時間,為9 月17 - 21 日間,選定一天。
  2. 請參與單位能於會前一個禮拜,就書畫資料庫建構的相關問題提案,作為下次小組討論內容。
  3. 故宮書畫處負責彙整書畫主題小組的聯絡名單。

書畫小組第二次會議討論事項(20010920)

一﹑中研院metadata 小組成員針對書畫metadata 的內容、規範、適用對象、日後資料能否相互交流等問題進行說明。重點如下:

  1. 典藏適用的對象視各單位的需求而定。Metadata 內容的值可因應所需內容的深淺及廣度來設定。
  2. 各單位可自行規劃適合自己典藏的metadata。因為中西文化背景的不同,歐美的藏品往往著重在其版本的不同,而少見有中國書畫中強調印記、題跋人等部份,以故宮為例,故宮的欄位需求有90%與國際標準CDWA 相吻合,另外10%的部份,中研院metadata 小組依此結構仿製,再搜集資料,希望將來能發展出一套適用於中文界藝術類的metadata。

二、中研院資訊所何建明副所長對相關問題的回應

  1. 我們的建議是,metadata 設計的時候,盡量同時考量研究者、相關國際組織的標準或建議、並考慮能夠和Dublin core 的對應關係,以便利提供橫跨所有國家數位典藏計畫的整體檢索。在這些基礎之上,未來可以再製作加值性內容,以因應一般大眾的需求。
  2. 各單位典藏品通常有其特點和特定考量。在主題小組會議中所要制定的可能是一個大家共同參考的基礎metadata,讓各單位可以各自參考其特色,制定符合其需求的metadata。
  3. 單位之間應如何合作資源分享交換的問題,還是得請各單位一起作決定。等有了決策之後,我們會盡量思考如何從技術上來與大家配合。

三、文建會王苑華小姐表示,文建會將根據陳昭珍老師的MICI-DC 系統,推廣全國文化資料庫。將來MICI-DC 系統和CDWA 標準如何互容互換?

[中研院metadata 小組的回應]:透過mapping 的方式,資料可以互通。

四、歷史博物館梅士杰先生問及,鑑於各單位所採用的系統不同,什麼是我們著錄時應注意的?

[中研院metadata 小組的回應]:各單位應首先著重在內容分析,將內容結構化,以便將來放到適合的國際標準的欄位中。一旦內容分析結構化之後,日後在將資料轉出或與其他單位進行交換時,精確性也較高。

五、今年十一月成果驗收時,在系統尚建構中的情況下,各單位應繳交什麼樣的成果?

[中研院metadata 小組的建議]:各單位第一年的工作內容應將metadata 內容的完整性列為第一考慮,其次為著錄的量。舉凡metadata 建構當中的會議紀錄、需求調查清單、必填欄位的清單、定義與範例,以及最後產出的Metadata 需求規格書都是成果的一部份。

歸納上述會議討論內容,主要環繞以下metadata 相關工作問題進行討論:

一、思考及討論工作流程

二、元素內涵關係

元素內涵結構的層次分析

三、metadata 欄位定義

  1. 討論某些欄位的層次
  2. 每層次的定義
  3. 在語意上歸類到正確的欄位

(1)分析語意或結構(syntax):問一個問題要包括哪些元素 (2)語意上要如何溝通 (3)不同單位間要互通的層次

  1. 找出相對應標準元素
  2. 欄位與子欄位的畫分
  3. 對外開放的層次:內部專業標準(CDWA)、外部一般大眾(DC)考慮使用不同的術語難易度,及以下因素:

(1)功能

(2)學科屬性

(3)單位特質

(4)資料類型

四、討論著錄值的規範

著錄值的深淺度依不同的對象而定訂或調整

五、如何建立權威檔

研究參考文獻、規範與標準

在本計畫執行前及其過程中,本館工作同仁不斷探討及思考在發展metadata時應考慮的重點、特色、相關因素、相關標準及工作程序,綜合有關文獻及各典藏機構發展報告,本文說明如下,以作為未來相關工作之參考。

博物館進行數位化工作的趨勢與重點

博物館數位化工作發展重點,已由以物件為中心到以知識為中心,同時考慮業務單位管理文物及其它使用單位共享知識的需求 (註1),為達上述目的,根據陳昭珍教授的看法,必須考慮以下因素:(註2)

1.掌握博物館資訊類型及其性質 (1)藏品本身的資訊:包括基本資料、管理、研究、保存維護 (2)博物館學資訊:與藏品相關的資訊,例如展覽、出版、教學、交流 (3)業務資訊(博物館各項工作流程)

2.了解博物館使用者的需求 (1)博物館工作人員的需求:通常包括建立文物之基本資料及管理、研究、保存維護相關資料、展示、教育等相關資訊的需求;在本次的計畫中我們在規畫文物詮釋資料結構時首先重視及考量的因素即以此為出發點。 (2)一般使用者資訊檢索需求:使用者的問題類型,根據CIMI 於1995 年所收集分析歸納如下,本小組在發展數位化系統檢索需求時亦僅量能配合這些使用者的基本需求,以期典藏數位化的工作成果能與社會大眾分享。Awards、Bibliography、Classification、Collection、Concept、Event、History of Ownership、Mark、Material、Method、Object、Opus、Occupation、People、 Place、Resource、Role、Style and Movement、Subject、Time-span 上述問題可以歸納為11 種問題模式,亦即使用者查詢博物館資訊系統可能會用到的檢索點(access points):類別、日期、事件、材料、方法、人、地、物件、資源、派別風格、主題。如何提供參觀者可以將內容與理念進行連結的經驗,是數位化工作中重要的考量因素。

3.了解電子資訊組織模式 電子資訊組織模式主要可歸納為三類: (1)全文檢索; (2)由作者或第三者來建立後設資料:將資訊進行外在屬性與內在屬性的描述,以使其結構化; (3)對全文資料做結構性的標示:資訊查尋與檢索的必備過程:查尋、選擇、傳輸。目前本計畫的重點即在發展第二類及第三類的電子資訊組織模式。

而不同屬性的博物館資訊(文物原件、文物重製品、專題演講、研討會、有關文物之相關研究文獻、錄影帶、光碟、物件紀錄資料庫、影像資料庫、書目資料庫)進行數位化時,需要建立不同的metadata,如此構成了metadatamodel。本館此次典藏數位化計畫分由三項子計畫來處理不同屬性的博物館資訊, 前兩年的工作重點首先在建立文物原件及有關文物研究文獻之metadata,往後將陸續發展其它資訊之metadata,逐漸完成史博館metadatamodel。

4.資料的交換需具備標準性、互通性

訂定資訊查詢檢索規範,用以整合查詢博物館之間,以及博物館界與外界的資訊。此部份的工作是與跨機構間之內容發展主題小組及中研院、雲科大共同進行,以期各典藏機構文物資訊能具有互通性,並遵循適用的標準規範進行發展。本館在本計畫中特別希望能藉此數位化的過程增進同仁對館藏文物進一步深入的研究,故而發展能依個別研究需求儲存並能分析資料、史料之電子資料庫 (註3),是我們發展工作所考量的重要因素之一,如何運用數位化原料輔助研究、讓數位化原料有更多的研究加值功能,將能提高研究人員進行數位化工作的意願與熱忱;並藉此研發文物後設資料結構過程,建立新的知識分析結構,將資訊科技資料分析成果應用於輔助各學科之研究,例如人文科學、歷史學。亦即以資訊科學的方式系統化,建立理論基礎的學問,是為了學科理論發展為目的 (註4)

有關Metadata的特質、概念與功能

Metadata 的特質

根據Simon C. Lin 在PNC2000 年數位典藏及TEI 研討會講稿提及metadata 具有以下特質及功能:(1)賦予內涵的結構與組織;(2)強調知識管理與分析的角度;(3)強調三大主軸:空間的(鄰近性)、時間的(序列性)與知識結構(內涵)三個主題:人、物、事;(4)運用metadata 關聯性分析,以利於智慧型檢索;(5)注重內容描述並使用不同的層級來表示知識的結構與系統。 (註5)

根據中研院文獻處理實驗室(後設資料小組)之中文Metadata 規範指引第一版指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計畫案 1999 年11 月8 日),Metadata 告訴我們兩件事:資料本身的含意、及如何表 現資料的含意,Metadata 之功能,Locan Dempsey (1996)認為metadata 的功能主要如下述(註 6)

  1. 找到資訊之位址(location)
  2. 蒐尋資訊(discovery)﹔
  3. 紀錄資訊(documentation)﹔
  4. 評估資訊(evaluation)﹔
  5. 選擇資訊(selection)﹔
  6. 找到資訊之位址(location)﹔
  7. 蒐尋資訊(discovery)﹔
  8. 紀錄資訊(documentation)

Metadata 定位與功能

在歐洲DESIRE (Development of a European Service for Information onResearch and Education)數位圖書博物館計畫中,明確將Metadata 的功能定位在位置標示指引 (location)、尋找或發掘 (discovery)、歷史回溯追蹤 (documentation)、評鑑(evaluation)與篩選過濾(selection)等五大方向(Dempsey,and Heery,1997)。經過多年來的研析與實作,中研院Metadata 工作小組將Metadata 的功能予以重新定位,並加以擴大涵蓋其他方面的需求;如系統管理、著作權管理、使用展現與資訊共享等。主要功能的定位有八項,如下: (註7)

● 資料架構與模式 (structure & model):設計一個共通性組織結構,以容納不同類型與學科領域的Metadata。

● 資料輸入與描述整理 (input & descriptive organization):為典藏品資料建立一套詮釋性的記錄。

● 檢索與索引 (retrieval & indexing):讓使用者很有效率地進行查詢這些記錄。

● 展現與辨識 (representation & identification):從查詢而得的記錄,使用者可以清楚的獲得所需的訊息及制定呈現方式。

● 串聯與互動關係 (linkage and interactive relationship management):建立不同文獻間的串聯架構、方向 (雙向與多向)、模式與管理等。

● 取用與認證 (access & authentication):作為系統安全控制的機置之一,以區別不同身份的使用者,包含著作權的管理與控制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 交換與儲存 (interchange, mapping & exchange and storage):這些詮釋性記錄可以因各種不同需求 (包括書與全文兩部份)而進行交換及儲存。

● 整合XML、RDF 與Z39‧50 不同協定的應用:除了致力於Metadata的制定, 因應文獻結構的制定、交換、檢索與展現的需求, 另結合XML ( eXtensible Markup Language)、RDF 與Z39‧50 等協定的應用,以發揮Metadata 的功能。

Metadata 使用目的及與資料庫發展之關係Renato Iannella 及Andrew Waugh 提出的觀點,他們認為metadata 主要用來: (註8)

  1. 概述資料之內涵
  2. 讓使用者查到該資料
  3. 讓使用者決定該資料是否是他所要的
  4. 避免使用者存取該資料(如禁止兒童使用某類資料)
  5. 讓使用者檢索、複製資料
  6. 指示應如何解譯該資料(例如說明資料之格式、編碼、加密的情況)
  7. 用來決定可檢索哪一個資料(若資料可多種格式存在)
  8. 說明資料使用的合法情況
  9. 說明資料之歷史,如說明其原始資料為何,及其他的改變
  10. 說明資料之聯絡人,如擁有者
  11. 指示該資料與其他資源的關係
  12. 控制資料的管理

但就資料庫系統而言,metadata 則指資料庫管理系統之架構(schema),且其對metadata 的討論偏重在如何藉由metadata 的使用,以達到多資料庫系統(multi-databases)的互通(interoperability)等問題。香港科技大學的Pamela Drew及Jerry Ying 認為傳統的metadata 被定義為:有關資訊源的靜態觀點(a static view over some source information),此觀點通常由metadata 應如何讓使用者蒐尋及存取資訊源之角度來思考。但是現在,因整個廣域網路中資訊源需互連,故而傳統metadata 的範圍與角色也隨之改變。所以,他們認為,現在的metadata 應滿足三項需求:

  1. 促使系統互通,而不只是在提供摘要性資訊﹔
  2. 當越來越多的資訊被電子化時,metadata 模組應能讓電腦連接資訊源並自動擷取metadata﹔
  3. Metadata 管理系統應能定期核對原始資訊源,以確保metadata 資訊的正 確性。

此外,Jeff Rothenberg 認為和一資料庫有關之metadata 有三類:

  1. 協助或限制檢索的metadata﹔
  2. 作為分享與互通之用的metadata﹔
  3. 表達資料特性及作為索引資料的metadata。

設計後設資料應考慮的因素

以CIMI 發展的觀點來看,設計後設資料所應考慮的因素包括以下項目:(註9)

控制機構、計畫起源、與使用對象

  1. 整合資訊管理:CIMI 目前正在研擬如何就不同機構的資源層次,提供不同的使用工具與標準,以使各機構能依其需要、按其預算,發展他們自己資訊管理的整合體系。
  2. 資源發現與探索:CIMI 早期工作的重點大多在建立資訊架構的標準,以利使用者以電子方式取得。目前CIMI 方針已邁入研擬檢索資訊的標準及方法。
  3. 分散式的搜尋與檢索:CIMI 目前進行測試的方式,在網路中之搜尋檢索功能將不亞於一個在本館的系統。
  4. 標準化的磋商:標準若要成為真正的標準,必須具有強烈的共識。透過仔細的協商與嚴謹的實驗,致力推動「文化遺產」相關單位對電子資訊標準的共識。
  5. 配合國際發展:全球有許多團體也在研發資訊交換的標準。CIMI 與這些團體保持連繫,並致力配合國際的相關發展。

描述主題與描述資料類型

CIMI 的架構主要落實在CHIO 中,CHIO 的目的是要為博物館的藏品建立著錄標準,共有一萬筆以上的民俗藝術資訊,包括展覽目錄、牆上標籤、物件記錄、影像、書目記錄、展覽指南、權威資料等,據以建立一套線上檢索系統。EAD 是為檔案及手稿館藏所發展的描述格式,能以電子格式來處理描述檔案與手稿,同時讓使用者能從網路上取得檔案及手稿資料。TEI 是要用TEI Guidelines將文學、語言、歷史或其它文字性的人文學電子文獻,做編碼與資源交換,使各領域的研究者可交換及再利用資源,不受軟硬體及應用環境的影響。完整性:要對此主題領域的資料做詳盡的描述,由這些描述性資料來協助學科專家檢索此領域的資料,由於使用對象是學術研究者,必需對資料做完整的描述相容性:資料描述項目多而完整,與其他種類的詮釋資料相容性高。描述項目少且架構簡單的詮釋資料若要與結構完整的詮釋資料做對照,則較容易,因結構完整的詮釋資料與其他種類的詮釋資料相容性高。(此段落內容已調整成和上一段一樣的格式)

定義資料單元內容之規則

建立的便利性

由於CIMI 的內容是針對博物館資訊的特性來設計,使用對象包括博物館專家,需要對資訊做詳細完整的描述,才能符合學科專家的資訊需求,所以資訊描述項目多且複雜,需由博物館專家或館員等專業人員建立CIMI 記錄。EAD 利用層級性的架構,完整的描述檔案及手稿,因複雜程度高,需由具有檔案管理的實務經驗者來建立EAD finding guides,例如可由檔管人員、檔案專家來建立,需專家知識界參與,所以建立的便利性不高。建立TEI header 的困難程度取決於資料描述的詳盡度,TEI header 的設計很有彈性,編碼者可根據需要決定,若只需描述必備項,則容易建立,可由作者直接填寫,若要做詳細的描述,則須要對該文件,具有相當程度的瞭解,所以要由人文學者或圖書館員來建立TEI heade。

MARC 記錄的內容經過嚴格的結構化。為了更制式化地使用,編目員需要正規的訓練和豐富的經驗。編目員最好能熟悉該國的MARC 格式,甚至對某種資料形式或主題內容有深入認識。 (註10)

權威控制

CIMI 用「藝術與建築索引典」(Art & Architecture Thesaurus,簡稱AAT)來做權威控制。AAT 是一部適用於網路環境的藝術文化資訊索引典,其建立了良好的表達方式,能使特定主題字彙成為一致性的檢索點,能表示語意的相關性、廣義詞、狹義詞、相關詞。AAT 提供了西方社會從古至今的藝術、建築、裝飾藝術、物質文化的術語,並不只包括這些用語的名稱,還包括解釋,如:此物被保存建構的情況、此物的型體外觀顏色、製造與負責人、風格與時期、理論批評等。EAD 主題分析的部份則建議使用LCSH、LCNA、與AAT 來做權威控制。而Dublin Core 則沒有任何的限制。

應用標準與通訊協定

CIMI Profile: Z39.50 Application profile for Cultural Heritage Information"。Profile 說明了Z39.50 如何做client 與server 的溝通,主要包括三個部份:查詢資料庫、從資料庫中選擇檢索的資訊、將資訊建構與封包從server 傳到client。

應用計畫

CIMI 的架構與格式都實現在CHIO 中,目前共有以下的機構利用CIMI 處理其博物館資訊,包括: Art Gallery of Nova Scotia、Canadian Museum of Civilization、Museum Informatics Project、Museum D'Orsay、 National Gallery of Art、National Museum of American Art。

以一般綜合性的觀點來看,設計metadata 要考慮的基本因素包括:語意(semantic)、結構(structure)、語法(syntax)及整合檢索等問題。 (註11)

語意:Metadata 的語意內涵乃根據資料的特性及使用者的需求而定,它探討的問題包括應該描述資料的那些屬性?屬性的名稱如何命名?描述該屬性時所根據的資訊來源為何?以及該屬性內容是否應根據索引點或權威檔來描述。

結構:屬性的結構在呈現屬性之間的關係,使得屬性的描述清晰易懂、不疊床架屋,且便於程式的撰寫。

語法:要使metadata 具備互通性,可以在不同系統之間交換,則包裝metadata的語法是非常重要的部份。

整合檢索:即使每個系統都根據相同的metadata 描述資料,但各系統的索引模式與檢索指令仍會不同,因此使用者往往必需學習不同系統的檢索介面及指令以查尋不同的系統。當資料庫很少的時後,這樣的學習還可忍受,若資料庫很多時,太多檢索指令及介面的學習則毫無效率可言。更何況在電子圖書館/博物館/檔案館領域中,不同學科領域或資訊類型往往使用不同的metadata。因此分散式資訊的整合檢索在網路環境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

相關規範與標準

在本計畫中主要參考規範及標準為DC及CDWA,概念簡述如下,標準詳細內容詳見附件一、二。另參考國家圖書館之「詮釋資料格式標準草案」(2001.10.23)及ROSS計畫專案之「資源組織與檢索之規範」(1999/9/16)、中研院文獻處理實驗室(後設資料小組):中文Metadata規範指引第一版(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計畫案 1999年11月8日)。本計畫除參考上述已國際化標準或國內已擬定之中文規範外,並參考已完成初稿之典藏機構的後設資料結構,包括:中研院史語所考古數位典藏計畫Metadata、近史所外交經濟檔案、內閣大庫、善本圖籍Metadata,史語所金石拓片子計畫Metadata(青銅器全形拓、碑文、墓誌銘、雜刻)、故宮書畫數位化典藏Metadata等。

DC(註12)(內容詳見附件一)

DC 是一種詮釋資料格式,基於國際的共識,定義了在網際網路的作業環境中,描述資源的基本資訊(http://purl.org/dc/)。由於DC 的目的是要讓資源的創造者或出版者自行建立資源的詮釋資料,格式簡單易用為其一大特點。都柏林核心集的格式雖然簡單,但為了符合使用者的不同需要,仍然維持了相當的延展性(extensibility)及可變性(modifiability)。十五個欄位名稱如下:題名(Title)、創作者(Creator)、主題(Subject)、簡述(Description)、出版者(Publisher)、貢獻者(Contributor)、日期(Date)、類型(Type)、資料格式(Format)、辨識資料(Identifier)、來源(Source)、語文(Language)、關連(Relation)、時空涵蓋範圍(Coverage)、權限範圍(Rights)等。

都柏林核心詮釋資料組織(The Dublin Core Metadata Initiative,簡稱DCMI)源起於1995 年在美國俄亥俄州都柏林市(Dublin, Ohio)為改善資訊資源之搜尋所召開的研討會,該研討會與會人士包括圖書館員、數位圖書館研究者、內容專家、以及全文標示專家等。都柏林核心集原只是一組描述集,然而很快地便引起全球來自藝術、科學、教育、商業、與政府單位等各領域之資訊提供者的注意。

都柏林詮釋資料核心集(The Dublin Core Metadata Element Set,簡稱DC)是個易用、易懂的資源描述集,它可以提昇資源在跨領域、跨主題的可見度,同時由於使用成本低廉,因此具有廣泛的吸引力。DC 可以對資源做一般性的描述,以求跨領域使用者的了解,也可進一步深入的描述,以提供語意較豐富的描述服務。網路資源的使用者可以利用DC 的檢索詞彙查詢網路資源,獲得基本的指引;雖然若欲深入完整的找到某一文化資源還是必需使用該領域的語彙查詢,但是DC 這套簡單的描述資訊,卻可以帶領網路資源的使用者注意到其他領域的資訊。

DC 的簡易性有其優點也有其缺點,由於其簡易性,因而降低描述資料的成本並增進資訊的互通性,但相對的,也因其簡易性,而無法支援複雜且語意豐富的詮釋資料架構。事實上,都柏林核心集也在到底是要提供語意豐富的資訊或要增加資訊的可見度中做取捨。不過都柏林核心集鼓勵將複雜的詮釋資料架構組合到都柏林核心集中,以彌補此難以兩全的缺失。語意豐富的詮釋資料格式為了轉出或為了跨領域的資訊查尋也可以對映到都柏林核心集。換言之,簡單的DC 記錄可以做為建立複雜的詮釋資料之基礎。

提供語意豐富的資訊或要增加資訊的可見度是目前思考的一個重要問題。因其簡易性因而降低描述資料的成本並增進資訊的互通性,但相對的,也因其簡易性,而無法支援複雜且語意豐富的詮釋資料架構。事實上,都柏林核心集也在到底是要提供語意豐富的資訊或要增加資訊的可見度中做取捨。都柏林核心集中的修飾詞,是對項目的內容和語意,做進一步的界定和說明,使其意義更明確。修飾詞(Qualifier):語言(Language)修飾詞、架構(Scheme)修飾詞、次項目(Sub element)修飾詞,共三種。

CDWA(註13)

CDWA(Categories for the Description of Works of Art)為描述博物館藏品與檔案特藏之詮釋資料:這些Categories 是對藝術作品知識內容的描述,但並不表示它是藝術資訊管理資料庫的結構,包括如下項目:(內容詳見附件二)

award 、bibliography 、concept 、context 、context-archaeological 、contextarchaeological 、context-archaeological、context-architectural、context-historical、 copyright/restrictions、creation、creator、credit-line、current-location、date-range、 event、density、identity-number、inscription. mark、materials-and- techniques、 material 、nationality/ culture/race 、object. work 、occupation 、organization 、 ownership、person、place、process. technique、quote、styles-movements、subject、 subject-description 、subject identification 、subject-interpretation 、title/name 、 type/classification。這些access points 正是針對博物館資料的特性所設計的,能確實而詳細描述出博物館資料的特徵。

其它後設資料標準(註14)

後設資料種類繁多,目前有許多領域(如:檔案、地理資訊、博物館、人文、科技等)在進行同領域使用之詮釋種類標準化工作。根據Locan Dempsey and Rachel Heery 之研究報告《Specification for Resource Description Methods. Part I. A Review of Metadata:A Survey of Current Resource Description Formats》(March 19, 1997)收錄二十多種詮釋資料種類。茲將之歸納為七個大類,包括:

  1. 早已普遍使用的後設資料:MARC、PICA+;
  2. 描述科技文獻之後設資料:ibTeX、EELS、EEVL、RFC 1807;描述人文及社 會科學資源之詮釋資料:ICPSR SGML Codebook Initiative、TEI(Text Encoding Initiative)Headers;
  3. 描述政府資訊之後設資料: GILS ( Government Information Locator Service);
  4. 描述地理空間性資源之後設資料:CSDGM(Content Standards for Digital Geospatial Metadata)又稱為FGDC(Federal Geographic Data Committee);
  5. 描述博物館藏品與檔案特藏之後設資料:CDWA(Categories for the Description of Works of Art)、CIMI(Computer Interchange of Museum Information)、EAD(Encoding Archival Description);
  6. 描述大量網路資源之後設資料:Dublin Core(Dublin Metadata Core Element Set)、IAFA/WHOIS++ Templates、LDIF(LDAP Data Interchange Format) SOIF(Summary Object Interchange Format)、URCs(Uniform Resource Characteristics/Citations);
  7. 其他:Warwick Framework。

Metadata在數位典藏計畫之規劃(註15)

根據中央研究院後設資料工作組陳淑君女士的建議,規畫Metadata 時需考慮的內容包括:

規畫前要先考慮的問題與面向

Metadata 於數位典藏計畫中扮演的目的,目標與角色為何?

所要數位化資料之屬性:功能/資料類型/學科屬性/社群

Metadata 的作業時機為何?

預期的使用者特質為何?

Metadata 預計的範圍與深度為何?

是否已有類似數位化計畫的Metadata 可以借用?如何借用?

Metadata 標準的適用性與評估

-計畫本身的資訊需求

-同一社群認同的資訊需求

-相關計畫使用的Metadata 標準

-發展適用的Metadata 著錄標準

-發展適用的Metadata 系統

規畫Metadata 應包括的工作項目

Metadata 計畫的範圍、目的

檢視資源(人力,設備,預算)

可行的方案與重點內容

作業時程與項目(Schedule,deadlines)

計畫的架構及相關技術

發展Metadata工作程序(註16)

4.6.1 作業程序

  1. 需求訪談統計結果
  2. 工作表單說明與填寫
  3. 計畫需求與屬性分析
  • 確定性與變動性
  • 原則的確認

-範圍與層級 -處理的基本單位(如著錄對象) -關聯性

  1. 計畫相關標準觀察與分析
  • Metadata 標準現況:至少有100 種以上
  • Metadata 層面:物品,人,地,時與事件/主題、博物館、檔案館、標本館、圖書館
  • Metadata 範圍
  1. 回填工作表單的資料分析
  2. 標準比對、評估、採用及調整建議


4.6.2 Metadata 規格需求書

  • 功能

-主題計畫Metadata 需求確認

-與系統設計開發者進行需求溝通與確認

  • 範圍與項目

-Metadata element 屬性,功能,關係,代碼檔

-系統輸入畫面

-與國際標準的對照


4.6.3 工作項目及所需時間

  1. 需求訪談(0.5 個工作日)
  2. 工作表單說明(0.5 個工作日)與填寫(主題計畫:10~52 個工作日)
  3. 計畫需求與屬性分析(10 個工作日)
  4. 計畫相關標準觀察與分析(10 個工作日)
  5. 回填工作表單的資料分析(15~30 個工作日)
  6. 標準比對、評估、採用及調整建議(15 個工作日)
  7. Metadata 需求規格書(15 個工作日)
  • 每一個主題計畫Metadata 分析至完成需求書,至少90 個工作日(包括Metadata 工作組60,主題計畫30 個工作日)。約為4 個月工作期。


4.6.4 Metadata 發展重點

互通化(Interoperability)

標準化(Standardization)


4.6.5 資料交換的主要障礙

調查的方法與設計的品質參差不齊

資料來源的問題(如:重複,被修改……)

著錄的標準詳簡與品質不一

館鑶文物後設資料結構發展相關背景

原始典藏概述(黃永川,1999.4)

文物收藏始末

國立歷史博物館是國民政府在臺灣最早建立的博物館。與一般博物館往往先有藏品,後有館舍不同,民國44年建館之初可謂一無所有,館內僅陳列標本、模型與圖片,故一度被戲稱為「模型館」或「精神博物館」。發展至今建築宏偉,收藏豐富,成為國內與國立故宮博物院同為以文物為主的大型博物館而馳名海內外。

本館的首批收藏品起於民國45年七月至46年春。首先接收前河南博物館珍貴的中原文物,復接受了戰後日本歸還的近百箱古物。前者大部分是民初至民國25年間河南新鄭、輝縣及安陽殷墟的出土物,其中包括禮器中的牢鼎、蟠虺紋鼎、圜壺,樂器中的編鐘、特鐘等,都是周代王室所有的傳世國寶,連同殷商甲骨等計約四千件。日本歸還古物中也不乏精品,有北魏曹天度九層石塔、元石雕浴斛等,奠定了史博館的收藏基礎。

民國48年後,史博館在藏品方面再接受政府機關撥管、各界捐贈,暨民間發掘之出土文物甚多,如總統府撥交之海外祝壽古物三批,「沒收物資財產委員會」沒收之文物二批,金門出土之「明監國魯王壙誌」、方磚、瓷器,澎湖出土之唐宋各代錢幣,法美等國政府及民間捐贈之清代旗幟及歷代錢幣、名畫,國內收藏家考試委員張默君女士捐贈之三代古玉,錢公來捐贈之唐代佛像,許丙捐贈之南越王趙佗墓出土陶奩等三千餘件。另有程民楷捐贈古硯、印譜及歷代碑帖名拓等538件,張居軍捐贈漢畫磚拓本20件,國立臺灣大學撥贈 臺灣史前陶器32件、國內外捐贈錢幣,乃至王化民捐贈清金石玉璽,外交部撥借之唐三彩、石刻,美術界捐獻古今書畫,王洸教授捐贈之明清瓷玉及家貝,楊達志捐獻2,260件歷代玉器及鼻煙壺,霍宗傑捐贈51件明清石灣陶器等,品類繁多,使本館儼然成為以中國歷史為經的綜合性博物館而自成特色。

近十餘年來,館藏文物復經過多項管道,數百件臺灣民間服飾及布袋戲偶、千餘件歷代刀布元寶、300件史前彩陶、200件唐長沙窯陶瓷、數十件商周鼎彝,乃至六朝佛像石雕、宋元名琴等,至於近代名畫如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劉延濤、常玉等名作,藏品日益充實,至今已5萬餘件,以下列舉其中之重要者分別簡述如下:

史前古陶、品類完整

中國史前古陶其年代約在三五00年前至八000年前之間,分佈相當廣闊﹔這些古陶的共同特色是火度較低。土料較粗,但製作觀念與創作水準卻是進步神速,如半坡仰韶發現的十幾處窯址看,已懂得火膛與窯室分離,以保持窯內溫度均整,確保產品品質,與今人觀念相比絕不遜色。所用之原料,在陶土選擇上摒去含有機物較多之一般黃土或地表農耕土,而選用紅土、黃黏土等,並因器用之不同,或以細泥製作杯盤缽盆,或以加砂紅土作成炊器等,製作時使用陶拍、陶墊、慢輪及各種彩繪用具,依造型之不同等需要,或以手捏,或以泥條盤築,或以拉坏成形;器面除有磨光之外,有塗飾化粧土者,有些並加赭紅(含鐵之赭石)、黑彩(含鐵與錳之紅土)、及白彩(含微量鐵質之白瓷土)等紋飾,形成各具地域特色的古陶-彩陶、紅陶、黑陶、灰陶、白陶。林林總總,美不勝收。

從1921年瑞典考古家安特生(Anderson)於我國仰韶村、秦王寨,及甘肅、青海附近從事史前遺址的發掘後,數十年來,中國大陸發現的新石器時代遺址將近八千處,分佈地域東自沿海各省(包括 臺灣),西迄青海甘肅,北從遼寧蒙古,南至兩廣,每處或多或少都有古陶的出土。考古學家為整理之便,將之分為黃河上游、黃河中游、黃河下游、長江中游、長江下游,及北方草原等六大大區。

本館所藏者概括以上各區的各類文物,重要者如馬家窯的「漩渦紋雙耳壺」、「黑彩葉紋雙耳壺」;半山類型的「圈形菱紋彩陶壺」﹔馬廠類型的「紅彩有流變耳彩陶壺」、「雙蛙雙圈紋雙耳壺」;齊家類型的「狩獵紋雙耳壺」;辛店的「彩陶雙耳壺」;半坡類型的「尖底雙耳瓶」、「山形黑彩厚口小壺」﹔廟底溝類型的「勾葉紋雙耳尖底瓶」,「貝葉魚紋彩陶盆」;二里頭類型的「圈泥白彩大罐」﹔大汶口類型的「撇口灰陶豆」,龍山類型的「白陶三足鬹」、「高足杯」;崗澤類型的「灰陶缽」;紅山類型的「紅陶黑彩圈足豆」、「紅陶球形把壺」等等。另有本省大岔坑及高雄鳳鼻頭出土的史前繩紋陶、彩陶、黑陶及石器、骨器等數十件,為研究 臺灣先史時期的珍貴史料。

商用銅器、出土有據

館藏重器中以商周青銅器與漢唐以前陶器份量為最重。其中青銅器以原為河南博物館館藏周代遺物為主,包括新鄭、輝縣、殷墟等地之出土物,而以新鄭出土者為大宗。

新鄭古墓發掘於民國12年,其地原為李銳居所,因鑿井偶得,乃由北京大學馬叔平規劃作有計畫之發掘,挖掘面積東西長四丈餘,穴深三丈,掘得大批青銅器,有特鐘、編鐘、牢鼎、陪鼎、蟠虺鼎、甑、敦、舟、罍、匜、盤、洗、豆、簠、簋、方壺、圜壺、虎彝等百餘件,種類繁多,數量可觀,尤其形制、紋飾、銹色等都甚華麗,約公元前700年左右物。其中一半於民國38年撤運 臺灣而轉藏於本館。

在新鄭銅器中有特鐘四座,館藏者高三尺六寸,重3,726兩,曾於民國53年運往紐約參加世界博覽會。為存世最大的古鐘之一。其他牢鼎、方壺、雲龍罍均為難得一見的國家重器,其銹色保持原樣,俗稱「生坑」,與一般去銹上蠟者大異其趣,尤其是「鎮墓獸」(舊稱王子燎爐之座),造型與楚文化有相當關係而為考古學術界所矚目。

近年來館方添置數十件商周銅器,其中包括商代早期的「饕餮紋銅鼎」、鑄有甚多銘文的「西周作旅簋」、「西周伯頌父方甗」及「西周伯龢鼎」、鑲嵌松綠石帶鈎等。均甚精美。

此外,館藏歷代各式銅鏡數百件及銅鼓三件。鼓大者徑達119公分,高62.2公分,擊之震耳欲聾,音色音量俱佳,是存世最大的古代銅鼓。至於銅鏡則概括戰國至清各代形式數百件,如「戰國鏡」、「漢方鈕四乳葉紋鏡」等均為佳作。

漢唐古陶、價值連城

與青銅器同為史博館館藏「雙璧」的是漢唐古陶。漢唐陶器是中國陶瓷史上具關鍵性的產物,上接史前及商周各式古陶,下啟宋元明清精美瓷器,成就至高,尤造型方面因作明器之用,取材廣泛多樣,且多手工立體塑造物,千奇百態,各異其趣;除一般素陶之外,館藏漢陶以綠釉為主,唐陶則以三彩為重。

館藏漢陶中當以「加彩油燈」、「加彩大陶鼎」、「綠釉豬圈」、「綠釉陶樓上」、「空心壙磚」、「十二生肖」等為最重要,其次是「瓦當」、「陶奩」、「四魚紋大盤」等。十二生肖各件頭部以簡潔之寫實手法出之。特徵深刻,故能盡肖,尤其身著長衫,內著裲襠,兩手作揖,令人有莊重感。綠釉陶中之陶樓作坊、黍倉、灶、羊圈等為漢代生活必備物,塑造均能把握主題特徵﹔至於鼎壺、博山爐、燭台、燈等個件器物亦有獨特造型,均為不可多得之物。

至於唐陶中以三彩最為名貴,種類除原有的文人、武人、馬、駝、神王、鎮墓獸等外,近年添置盤壺罐等,無論在品類、造型、釉色、大小、藝術價值等均屬絕妙之珍,尤其除常見的紅、黃、綠釉之外,間有鈷藍者,堪稱世上罕品。至於其他單色釉或繪彩舞女、樂伎、僕人俑等也頗受觀賞者所青睞!

名瓷砂器、各具特色

我國陶瓷藝術品自唐宋以還,不斷進步,發展一日千里,越窯的青瓷與邢窯的白瓷已有傑出的成就。宋代的五大名窯造型雅致,胎釉精純,與玉爭工﹔明清品色多端,絢麗燦爛,復開瓷器新境界。

史博館瓷器收藏較弱,但上述各關鍵時代的代表性作品仍不乏重器,如為數達百件的越窯及數百件的長沙窯,品包多樣,頗成系統,編號宙一三大及一三七的「白釉雙龍尊」,係河南博物館舊藏,被認為是邢窯產品,其中一件貼有六片葉狀紋飾,胎釉純重,堪稱唐代白瓷的代表。而宋「雙魚劃花盌」、「吉州窯劃花棒棰瓶」、「元蔥青釉三足牡丹拱花爐」、「青白釉觀音像佛龕」、「明永樂青花一束蓮大盤」、「康熙五彩金剛像」、「清乾隆彩塑荷蘭仕女像」、「冬青釉葫蘆瓶」等均為瓷中之選。

在瓷器發展過程中,有砂器與交趾陶以黑馬姿態出現。砂器是由若干高人雅士興之所至,自選砂泥塑作文玩,自立小窯從事燒造者,風格不同凡響,其製作因泥土所限而僅限於江蘇、廣東、山東數省有之,其中以江蘇宜興為此中翹楚。

宜興砂泥總分五色,計有軟黃泥、石黃泥、天青泥、老泥、白泥等,燒後呈色以朱及紫色為多。其呈色則又因泥中所含礦砂成分之不同而有濃淡深淺之分,故名「砂器」,以別於一般陶器。明代以後砂器名家輩出,如龔春、時大彬、李仲芳、陳鳴遠、陳子畦等。館藏「柳盤八果」、「砂泥栗子」、「仿古天雞尊」等均為陳鳴遠的傑作,另有陳覲侯「蓮花盤」、陳子畦「紫砂茶壺」等皆甚精美。尤其是柳盤八果,盤作柳條編製式,內盛瓜子、落花生、菱角、胡桃、蓮子、荔枝、龍眼、和紅棗等,每件色泥不同,形色畢肖,可謂塑中神品。

至於交趾陶,館藏為數百餘件,上自明末以迄民國,種類繁多,造型及釉色皆美,如日神與月神,為交趾陶之代表,「明石灣三足蟾蜍油燈」則為時代較早的交趾陶作品,愈知其珍貴。

舊玉新玉、交相映輝

中國人熱愛自然,對自然神奇之物向來珍惜﹔玉為自然礦物之尤,原指石之美者,其後因其純度各有名稱,次精者日珉、日玞、日瑀等等﹔以其質地剛堅,溫潤晶瑩,紋澤美好,擊聲清揚,素傳有君子之德。先秦以前琢以為器,廣泛應用於祭祀、禮聘、結好、權力、服飾等信物之中,乃鎮撫社稷之瑰寶,淑人君子之象徵。唐宋以後方漸發展成為裝飾性之玩賞物,質地、色澤、硬度等益發考究﹔宋時設玉院,造型或多仿古青銅器,或作巧色雕,文玩小件,玲瓏剔透,別多雅趣,是為玉藝發展的又一境界。

清代緬甸硬玉輸入,技藝翻新,尤其近20年來,國內雕玉風氣漸盛,從國外進口玉材眾多,加上花蓮也大量產玉,玉之製作普遍受到重視。

史博館收藏有古玉與新玉。古玉中包括內蒙古紅山出土的史前「蹄形玉」及河南輝縣、新鄭出土的圭、瓏、玦、璜、韘等,張默君捐贈之商周兩漢古璧等50件。邵英多贈「秋葵底錳浸璧」及玉尺等,文彩斑爛,古趣盎然。近代的如清乾隆時越南進貢的九柄如意,周樹聲委員捐贈的「全綠玻璃翡翠板指」、「全綠翡翠帶鉤」等,乃至水晶朝珠、紅瑪瑙香爐,均為玉類中之上品。至於楊達志捐贈大小玉器2千餘件,種類繁多,亦屬本館玉器收藏中之重要部分。

熹平石經、碑拓齊全

對書法稍有涉獵的觀眾,一到史博館最急於一見的當推「熹平石經」春秋殘石。「熹平石經」刻於漢靈帝熹平四年,乃我國經籍之首次刻本,董其事者為蔡邕;石成後立於洛陽開陽門外,稱得上是我國第一本國定教科書。其後八年,董卓倡亂,石經波及,往後兵災連連,損毀殆盡。歷來石經殘石或有出土,惜均殘小,獨本館此石為巨擘。此殘石於民國23年洛陽朱 疸村出土,後為李杏村購得,民國53年歸藏本館。此石為石灰岩,分刻陰陽兩面,存字共計624個,均作東漢官式標準隸書。除石經之外。「明魯王壙誌」、「朗上護軍鏢騎將軍蔣鳳墓誌」等原石,在南明史上均有極高價值。論及碑拓,史博館藏有漢武梁祠石刻、漢畫、磚畫、及成套的歷代法書拓本,如「漢裴岑紀功碑」、「延光殘碑」、「漢三公山碑」、「北魏張僧妙法師碑」、「唐房玄齡碑」等,均屬舊拓,對研究漢代繪畫藝術及中國書法名蹟之鈎墜存真實多價值。

宗教文物、多采多姿

宗教是民族文化的主流,宗教文物更是歷史文物中不可忽視的一環。史博館的宗教文物收藏,就比例言,以佛教為多,這跟我國國民之信仰有關。就佛教藝術之分類而言,約可有建築、雕塑、繪畫、書法、印刷、法器、供具、服飾等。史博館佛教文物除建築以外,各類均有收藏,其中不乏重器,如雕刻中的「北魏曹天度九層石塔」、「北齊生佛七尊造像碑」、「北魏石刻菩薩像」、「北齊至隋千佛造像柱」、乃至「北魏王萇造釋迦泥像」等,都是傑作。繪畫中如宋代天王像、清代無量壽佛藏畫等。書法中如唐人法華寫經、五代人寫經、吳越雷峰塔藏經等均十分珍貴。

「北魏曹天度九層石塔」作於北魏天安元年(公元466年),是存世最早且最完整的個體大型雕刻之一,周身刻有1,232座小佛像,原為山西朔縣崇福寺的鎮寺之寶,一度為日人所掠奪而藏於東京帝室博物館,抗戰勝利後重歸祖國。另一「北齊至隋千佛造像柱」,除下端主龕外,周身排列755尊小佛,法相莊嚴,妙趣橫生,尤其全高200公分,整體造型樸實隆重,與前者同為本館國寶級文物。至於宋代天王像高370公分,造型設色,無懈可擊。無量壽佛藏畫高240公分,氣勢雄偉,法相堂皇,線條不苟,賦色明艷,皆為不可多得之力作。

民俗版畫、風格齊全

史博館藏品中的另一項重要藏品是民俗版畫。民俗版畫為中華民族尊天法祖、崇禮尚義思想的另一種表現。中華民俗向有天人合一之思想,每喜將與我同在之自然萬物賦予某種生命或靈魂,以擬人方式象徵某物之主宰,如天神地祇、花神路神等,每逢節慶或特殊場合常印製神禡馬或財門吉語,乃至傳說故事畫面,用示祈福招祥,驅魔避邪之意,寓有助教佐政之功,在中華文化史上佔有極重要之地位。這種思想巧妙地運用中國四大發明之一的印刷術,形成一支絢麗燦爛的民間藝術而加以普及。

明清以來印刷版畫的產地最有名的是蘇州的桃花塢、天津的楊柳青、河南的朱仙鎮、山東的濰縣、廣東的佛山鎮、四川的綿竹等地﹔他們的製作不論在刻畫、套色,及表現技巧均力求精美與地方性,既富藝術價值與文化意義,也具鄉土特色。本館收藏的民俗版畫大多為孫家驥先生所捐贈。近年來再補充湖南的隆回、四川的來江、四川的什村、山西的臨汾、山西的洪泂、山東的平度、湖北的孝感、陝西的鳳翔、河北的武強,乃至 臺灣本地等各式早期版畫,幅員幾蓋括中國民俗版畫最具代表性的地域。無論在數量、類別,或內容均堪稱民俗版畫收藏之重鎮。其類別有祖祀、儒宗聖哲、道教諸神、佛教諸佛菩薩、一般敬享、符籙、年畫(包括瑞、福、祿、壽、喜、財、故事畫、雜畫)等七大類。

民俗版畫之外,民俗文物之收藏亦甚豐富,如神像雕刻、民間禮器、日常用具等,其屬於民俗中較通俗或較原始形態之信仰或習慣之產物,均為收藏對象,在民俗學潮流逐漸成為世界文化學中之顯學的今日,其收藏日趨重要與珍貴,館藏「明殷大天君像」、「十殿閻羅」等均屬之。

毫芒雕刻、近代神工

中國牙骨雕刻起源甚早。舊石器時代的山頂洞人已有骨針遺物出土,浙江河姆渡及山東大汶口等地均有大量牙筒、牙琮、牙梳的出土,尤其前者出土的7,000年前雙鳥朝陽牙雕為最佳,本館所藏商代雕花骨,無論在雕工與紋飾設計均為上古時代牙骨雕刻之代表。

至宋以後,牙刻競尚精工,傳說有杭州劉九者,能在牙籤上列以諸天羅漢,細如牛毛,此為以後毫芒雕刻之濫觴。

本館所藏明清精美牙骨雕刻不少,最精彩的如明牙刻觀音、清牙雕九連環、杏蟬等,意匠及刀法均妙,另有牙雕八仙,分由八根象牙列成,刻工、造型,無不精美。

至於毫芒雕刻,清代最有名的首推于碩,當代最富盛名的則為黃老奮。館藏有于碩遺物之外,黃老奮作品則有50餘件,是藏品中之一大特色。

黃老奮係廣東番禺人,善篆刻,尤精牙雕人物,少習于碩毫芒雕刻,每於作品上加刻若干細字,字行成線,細小如絲,故有「魔眼」之譽。若本館藏「象牙米」一件,上刻125字,以放大鏡審視,字跡深刻,筆致清晰;「別有天地」一件,作一蚌殼微啟狀。殼內細雕大小人物車馬等外,殼緣另加細字數十。「紫洞艇」一件以龍舟造型,旗幟人物栩栩如生,其上之字跡更是細小生動。至於「蜘蛛網」網絲上刻有抗戰勝利日本投降書全文等等。無不令人讚嘆!

浴斛龍袍、獨家珍藏

史博館藏有一件長182.5公分,寬95.5公分,高93公分的石浴斛,因其形狀似槨,近年曾引發學術界之熱烈討論,然從紋飾及造型考定,應屬元代石浴斛,由於噸位龐大,造型特殊,陳置於一樓廊道,引人注目。

其他藏品中最值得一提的有服飾織繡、布袋戲偶、家具、文房用具、漆器、法瑯器、鼻煙壺等。服飾織繡中最可貴的是擁有清代宮廷各式龍袍及清末民初的 臺灣早期服飾,尤其是前者包括黃緞彩繡龍袍、紫紅紗織金龍袍等近50件,其他女袍及黑緞地龍紋桌面織錦、朱紅緞彩繡盤金桌面等,均為有清服飾及織錦的代表。

至於家具中如清末民初時的龍椅、太師椅、櫥櫃、炕床、花几、屏風等,質地以紫檀、黑檀等上等木材製造,或加朱漆、螺鈿、犀皮等手法,皆甚難得。文房用具中有罕見的紫端硯與明墨、清彩墨等,均為國之至寶。至於漆器,所藏包括樂器中的北宋「冠古琴」、南宋的「玉澗鳴泉」琴乃至清代以後的剔紅、螺鈿、剔犀等數種,均不乏精細佳作。

歷代錢幣,名重寰宇

史博館是世界上最有「錢」的博物館,若就錢幣的數量而言,頗能名符其實。-因館內藏有海軍總部撥贈的清代及民初古錢309麻袋,每一麻袋裝有各類銅錢50公斤,共達16噸。若論錢幣件數,簡直是一個天文數字,惜多係銅板,品質較差,難作有效應用。

僅管如此,本館另有富於系統性。上自遠古、以迄當代多至三萬餘件的各式錢幣,堪稱豐富而完備。

一代貨幣,關係國家之政治經濟,且對歷史學術之研究以及民族精神教育之推廣均有重大價值,其蒐藏實與一般好古者之旨趣頗多異趣。館藏錢幣來源除澎湖、金門、馬祖等出土物外,一部分為歷來國內外收藏家如美國的萬得比克夫人(MrsK.A.Vanderbeek)、韓可克(Hancock),國內收藏家徐中嶽、黃寶實、李鴻球、李東園、夏德儀諸先生所捐贈,一部分則為 臺灣銀行所捐贈。就品質言,有商周之原貝、骨貝、蟻鼻錢、刀、布、及歷代以迄民國之圜錢、紙鈔、銀元、銅幣、元寶、銀條、銀錠等。而元寶銀錠包括宋元以後各代及各地區之不同形式者700件,品類周全,允為世界上所獨有。此外,除我國而外,有備受中國文化影響之日本、朝鮮、越南、琉球等模仿我國形制之錢幣,及世界65國行使之銀幣等,夙為世人所稱道。

除實用錢幣外,館藏歷代紀念性質、賞賜、遊樂、壓勝、殉葬之錢幣,亦均博徵廣收;至於如王莽的泉布、陳宣帝的太貨六銖、金泰和通寶、蜀漢直為五銖、南宋鐵錢、明清寶鈔,乃至漢文帝之陶半兩、王莽錢笵、清代錢枝、漢代搖錢樹等,皆世上罕覯之品,不愧為中國古錢之重鎮。

古今名畫、兼收並蓄

史博館附設國家畫廊,由故書法家于右任先生書匾,正懸於二樓大廳,其空間由二樓向三四樓作自然延伸,空間約佔全館面積之半。民國86年元月起隨著空間的重整,國家畫廊將移到一樓,但作用如一,主要目的在提高美術創作水準,加強臨時特展活動,尤其是近代中外美術品的介紹與服務,意義可想而知。

國家畫廊自民國50年創立以來,無論在採光、背景、空調、掛鈎、安全等設施均能隨時翻新、力求現代化,也是本館主要活動中心,至今舉辦的大規模展覽如全國美展、中西名家畫展等已無數次,更進而引進海外珍貴美術品舉辦特展,如「南北朝隋唐石雕展」、「黃金印象-奧塞美術館精品展」等,對藝術之宏揚,成效卓著,深獲各界人士稱許。

由於國家畫廊的開放,與高水準展覽活動之舉辦,直接吸引了無數近代中外美術家及收藏家捐獻書畫藝術品的意願,如顧祝同捐贈宋人天王像巨幅,黃君璧捐贈「元人清明上河圖」,陝西同鄉會更以夏圭名跡「谿山無盡圖」寄存,後者以30餘尺長全張紙完成,筆法蒼老,氣韻高妙,張大千先生評之為「人間至寶,第一無上希有」。民國75年文建會並購有明「漢武帝上林出獵圖」贈存本館,大大增長了本館古書的陣容。

至於當代書畫作品的收藏為數更為可觀,其中除民初各大書家外,尚包括于右任、齊白石、溥心畬、張大千、黃君璧、黃賓虹、趙無極、廖繼春、常玉、藍蔭鼎、梁鼎銘、郎靜山等名家所作之書法、國畫、油畫、水彩、攝影等作品,其中黃君璧、溥心畬、張大千等名家各有精品近200件,常玉有遺作50件,諸如此類,使在館儼然成為近代中國美術品收藏之重鎮。

結語

總之,本館40餘年來從艱苦開創,無中生有,到「白手成家」,琳瑯滿目,以致藏品豐盛,國際重視,洵非偶然。為使世人對林林總的館藏文物及其特色有全面之瞭解,除有按類逐一籌編「典藏目錄」之計畫外,從中精選其精品150件,由同仁分作說明文字付梓問世,乃有本書之出版。明馮夢龍說的好:「眼見方為是,傳言未必真」,本館除隨時提供原作展出以應觀眾求知之需外,古人說:「嚐一臠而知鑊味」,則本書之出版對瞭解本館國寶之大貌應其有正面的意義焉!

館藏文物分類系統

史博館典藏品分類及數量

本館館藏概分為藝術類和文物類。藝術類概指較無實用意味的平面藝術,包括國畫、法書、西畫、版畫、攝影、篆刻等六項﹔文物類則指從實用出發,較富器物意味的立體藝術,包括文獻,玉石、陶器、瓷器、銅器、群金、琺瑯、竹木、漆器、牙骨、編織、通貨、雜項等13項。不過,平面或立體是比較性的說法,因為篆刻不全屬平面﹔而文獻及編織、通貨也不全屬立體。各類名稱,首求明白易懂,其次要求能涵括、能古今通用。譬如,群金指的是銅器以外的銀或錫等金屬製品﹔編織指的是服飾、織帶等織物。通貨當然概括一切錢鈔貨幣﹔而雜項包含兩種,即墨和玻璃器。

除這兩類藏品之外,本館館藏尚包括河南同鄉會及外交部、總統府的代管文物。河南文物以唐三彩、銅器為主,大部分是構成本館館藏特色的重器。外交部、總統府代管文物類別較細,特色比較不明顯。

談到本館館藏品的特色,一、常民色彩濃厚。意即本館館藏有別於故宮,不是皇室貴族玩賞之物,大多是一般百姓擁有或使用之物。二、主題明確的單元性收藏。譬如本館所藏通貨,幾乎就是一部中國錢幣史﹔而唐三彩的收藏,可謂舉世無雙。另外如長沙窯、新石器彩陶、帶鉤、石灣陶,以及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等渡海三家的書畫,都是主題性的單元性大宗收藏。三、中原文物和在地文物兼顧。意即除漢民族傳統文化產物之外,也收藏 臺灣本土的文物,如戲偶、臺灣民間服飾等。四、遷臺以後近代書畫家、陶藝家作品的盛大集合。本館除致力於古物收藏,也不遺餘力發掘或提攜現代藝術,如舉辦陶藝雙年展等,故展覽中獲獎優勝作品的收藏,亦構成現代藝術收藏的特色。

館藏90年優先數位化項目之意義說明

史博館參與國家典藏數位化專案的目的與價值

歷史博物館是一社教機構,我們的典藏品亦屬社會教育資源的一部份,目前除了博物館原有的展覽,典藏品的應用更隨著網際網路技術的發展,可以在不需要搬動或展示原物件,即可在個人電腦上經由網頁觀看並查詢相關資料。在參與國家典藏數位化專案計畫之前,本館已陸續把館藏品資料以數位化的形式儲存,現在我們希望能夠藉此機會,與其他館所合作,把館藏品的數位資料做一統合,使其有最大的研究教育效能。

史博館國家典藏數位化專案數位化項目的選擇標準

史博館典藏品共分為19類,約計5萬餘件,其中通貨類藏品目前因整理統合上的困難,目前並不納入此專案的執行項目中,而扣除通貨類的三萬餘件後,本館仍有2萬件左右的藏品。理想上,本館預定把這二萬餘件文物全部納入國家典藏資料庫,至於這些文物數位化的順序,為配合此五年計畫專案,考量文物的類別及數量,逐項完成。

另外,由於本館藏品性質相當多元化,各分類項下的藏品仍有不小的差異,舉例而言,本館的銅器類除了包含古代銅器之外,亦有現代銅雕藝術品,這種情況使得原本想要依分類來配合完成國家典藏數位化的理想,可能必需稍做調整。原則上,本館會以各分類中能成系列者,作為此計畫執行的優先對象,這項調整希望有助於降低館所間彼此的藏品差異,以利此計畫的協調與執行。

史博館青銅器與版畫特色說明

一、青銅器類:出土有據,有系統地持續進行收藏

商周青銅器類為本館的首批收藏品中的重器,同時,此批商周銅器類在本館館藏中為出土有據的器物,以原河南博物館館藏周代遺物為主,包括新鄭、輝縣、殷墟等地之出土物,館藏以新鄭出土者為大宗。其中之禮器及樂器,都是周代王室之重要傳世國寶,連同殷商甲骨等計約四千件。

新鄭古墓發掘於民國12年,其地原為李銳居所,因鑿井偶得,乃由北京大學馬叔平規劃有計畫之發掘,挖掘面積東西長四丈餘,穴深三丈,掘得大批青銅器,有特鐘、編鐘、牢鼎、陪鼎、蟠虺鼎、甑、敦、鬲、舟、罍、匜、盤、洗、豆、簠、簋、方壺、圜壺、虎彝、燎爐等百餘件,種類繁多,數量可觀,尤其形制、紋飾等都甚具研究價值,年代約公元前700年左右。其中一半於民國38年撤運 臺灣而轉藏於本館。

在新鄭銅器中有特鐘四座,館藏者高三尺六寸,重3,726兩,曾於民國53年運往紐約參加世界博覽會,為存世最大的古鐘之一。其他牢鼎、方壺、雲龍罍均為難得一見的國家重器。

為使本館青銅器類收藏更趨完整,近年來館方添置數十件商周銅器,其中包括商代早期的「饕饕紋銅鼎」、鑄有甚多銘文的「西周作旅簋」、「西周伯頌父方甗」及「西周伯龢鼎」、鑲嵌松綠石帶鈎等,使青銅器類文物收藏類別越趨多樣。此外,館藏歷代各式銅鏡數百件及銅鼓三件。鼓大者徑達119公分,高62.3公分,擊之震耳欲聾,音色音量俱佳,是存世最大的古代銅鼓。至於銅鏡則概括戰國至清各代形式數百件,如「戰國鏡」、「漢方鈕四乳葉紋鏡」等均為佳作。

二、民俗版畫類:藏品風格齊全,具民俗學研究價值

史博館典藏文物中風格較為齊全的重要藏品之一是民俗版畫類。民俗版畫為中華民族尊天法祖、崇禮尚義思想的表現。中華民俗向有天人合一之思想,每喜將與我同在之自然萬物賦予某種生命或靈魂,以擬人方式象徵某物之主宰,如天神地祇、花神路神等,每逢節慶或特殊場合常印製神禡或財門吉語,乃至傳說故事畫面,用示祈福招祥,驅魔避邪之意,寓有助教佐政之功,在中華文化史上佔有重要地位。這種思想巧妙地運用中國四大發明之一的印刷術,形成一支絢麗燦爛的民間藝術而加以普及。

明清以來印刷版畫的產地最有名的是蘇州的桃花塢、天津的楊柳青、河南的朱仙鎮、山東的濰縣、廣東的佛山鎮、四川的綿竹等地;他們的製作不論在刻畫、套色,及表現技巧均力求精美與地方性,既富藝術價值與文化意義,也具鄉土特色。本館收藏的民俗版畫大多為孫家驥先生所捐贈。近年來再補充湖南的隆回、四川的夾江、四川的什邨、山西的臨汾、山西的洪泂、山東的平度、湖北的孝感、陝西的鳳翔、河北的武強,乃至 臺灣本地等各式早期版畫,幅員幾蓋括中國民俗版畫最具代表性的地域。無論在數量、類別,或內容均堪稱民俗版畫收藏之重鎮。其類別有祖祀、儒宗聖哲、道教諸神、佛教諸佛菩薩、一般敬享、符籙、年畫(包括瑞、福、祿、壽、喜、財、故事晝、雜畫)等七大類。

民俗版畫之外,本館民俗文物之收藏亦甚豐富,如神像雕刻、民間禮器、日常用具等,其屬於民俗中較通俗或較原始形態之信仰或習慣之產物,均為收藏對象。在民俗學潮流逐漸成為世界文化學中之顯學的今日,其收藏日趨重要與珍貴。數位化的工作則能有效增進對此類藏品之民俗學研究發展,本年度版畫數位化成果將能與本館其他不同形式之民俗文物之數位化工作進行連繫與整合,成為完整而有體系的數位化主題內容。

三、日本浮世繪:製作技法及主題內容與館藏版畫年畫具有相近性,是本年度將本類藏品一併進行數位化的主因,並可提供研究者進行跨文化民族藝術之比較研究用。

本館的日本浮世繪作品共有16件,計分兩次收藏。先是在民國58年八月,入藏44件,經由日本鑑別浮世繪的酒井堂主人酒井泉三郎鑑定,確認為葛飾北齋的作品。葛飾北齋生於1760年,卒於1849年,是日本代表性的浮世繪畫家。他不僅汲取前輩名家,如擅長役者繪的勝川春章、擅長美人繪的鳥居清長之長處,還修習中國風格的水墨畫,以及西洋的風景透視技法,因而成就了獨特的個人畫風,而除了人物畫、風景畫之外,花鳥畫也是一絕。生平所作,以系列的【富嶽三十六景】最著稱。本館所收藏他這批作品,題材廣泛,有中國傳說、神話、宗教故事、水滸故事等,也有日本民間傳說、生活、工藝製作、武藝鬥技等。表現形式,則以線條為主,色彩極淡。

另一批是在民國87年12月入藏,計有72個號,但有些號有三或四件,故有近百餘件,全部都是日本年輕的浮世繪收藏家五井野正先生所捐贈。主要都是人物畫,內容卻各種各樣,包括民俗生活、宗教儀式,以及歌舞伎人物、故事,以及妓女名花等。色彩鮮麗、構圖繁縟、線條細密,甚是可觀。

浮世繪是眾所周知的日本傳統繪畫,尤其因為它備受西方印象派畫家的喜愛,諸如馬奈、莫內、梵谷、塞尚等代表性的印象派大師,皆受到浮世繪的影響,因而更提高其在世界美術史上的地位。而它主要的特色即是:平民化生活化的內容、大膽鮮麗的色塊組成、平面且驟然切入的構圖等。從這些浮世繪作品也可以窺視到日本人簡單而深邃、鮮亮而素雅的民族風尚,可以說是本館的一項重要收藏。

史博館青銅器Metadata發展與調整

史博館「國家歷史文物數位典藏計畫」投入數位典藏作業至今已屆滿三年,在發展Metadata以及著錄系統的過程也因此經歷了各種摸索與實驗的階段,茲將相關發展與變動歷程說明如下。

一、 史博館Metadata發展初期欄位架構變動

史博館Metadata青銅器欄位架構歷次變動分析

史博館Metadata發展初期欄位架構變動0.jpg
史博館Metadata發展初期欄位架構變動1.jpg
史博館Metadata發展初期欄位架構變動2.jpg

史博館Metadata版畫欄位架構歷次變動分析

史博館Metadata版畫欄位架構歷次變動分析0.jpg
史博館Metadata版畫欄位架構歷次變動分析1.jpg
史博館Metadata版畫欄位架構歷次變動分析2.jpg

考古別

館藏銅器、版畫類文物後設資料結構發展過程

進行藏品元素分析

Metadata的設計首先會觸及的是藏品分類的問題,這是使用單位整理需求的過程,討論館藏文物分類架構,基本上是討論一個博物館有關收藏方向與文物分類有關的知識。進行藏品分類架構分析時要考慮的重要原則簡述如下:

保管藏品目的是為使用,包括管理者的管理及蒐集文物資料一般使用者檢索用,藏品分類是為建立藏品的體系及結構,這個體系及結構必須是方便使用的;便於研究者及一般使用者在博物館中找到自己需要的證物,同時考慮研究及普及的需求;藏品分類是依據某些原則以確定各類文物在知識體系中的位置,並說明它們彼此之間的相互關係。 (註17)分類的目的及功能是從博物館的藏品作出發,為博物館藏品安排一個符合人類歷史發展階段的先後順序。(註18)

保管(管理)和檢索不應是兩個系統,館內典藏管理系統所能夠達到的科學水準決定了館外使用者檢索便利的程度。分類檢索索引是依據對藏品研究的深度及廣度的變化而發展及重新組合,其目的是為了更準確而迅速地將藏品的真正面貌揭示出來供使用者參考,並更準確地發揮藏品的使用價值;使用者經由文物及其相關研究得到啟發並獲得訊息。

館內典藏管理程序科學化的目的在充份滿足使用者的需求,管理和檢索系統原則上的分類結構應該是完全一致的,兩個不同的系統會造成標準不一、記憶不易、檢索不便等等問題 (註19)。各博物館應有共同的(通用的)分類方法,以增進館藏之間的研究、交流展覽查詢及組織、整合資料的便利性及現代化。

比較不同藏品分類的理論和結構,分類的結構、層次、順序、單位應依照文物之間相互的關聯及固有次序而排列(註20),描述藏品內容及特質的資料盡可能地標準化,而不會因不同的文物管理者或研究者來填寫而有非常懸殊的差異,亦即有標準化的著錄標準及規範。對於文物的描述及若干定義,有很多時候會因人而有很大的個別差異,每個人描述文物的方式、重點及項目很可能會因不同的人對文物定義上的差異,而產生無法理解及難以溝通的資料。

在文物研究的知識體系中為每類(件)實物安排一個適當的位置,從其上下相承的秩序性及左右相聯的關係中,定其適當的位置。藏品分類原則基本有四,一、從藏品來源畫分,二、從藏品原料、材質區分,三、根據藏品性質分類,四、根據藏品用途。 本計畫根據原本館文物分類系統進行元素分析,並同時根據 metadada使用者不同需求層面建立文物分類、分層資料結構,分為管理段資料、文物研究資料、文物基本資料、文物維護資料、一般使用者查詢資料等五類,另依照文物知識邏輯結構將文物元素(element)畫分為不同層次(subelement);未來在設計系統時也參照此原則,以使機構間資料交換更順暢。

訂定著錄規範及範例及建立代碼表

藏品內外在關聯分析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


青銅器藏品元素分析表(分析整理:工作小組全體同仁)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0.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2.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3.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4.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5.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6.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7.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8.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9.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0.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1.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2.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3.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4.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5.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6.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7.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8.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19.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20.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21.jpg
藏品元素分析總表22.jpg


版畫藏品元素分析表(分析整理:工作小組全體同仁)

版畫藏品元素分析表0.jpg
版畫藏品元素分析表1.jpg
版畫藏品元素分析表2.jpg
版畫藏品元素分析表3.jpg
版畫藏品元素分析表4.jpg
版畫藏品元素分析表5.jpg
版畫藏品元素分析表6.jpg
版畫藏品元素分析表7.jpg
版畫藏品元素分析表8.jpg


建立代碼表

青銅器元素代碼表0.jpg
青銅器元素代碼表1.jpg
青銅器元素代碼表2.jpg
青銅器元素代碼表3.jpg
青銅器元素代碼表4.jpg
青銅器元素代碼表5.jpg
青銅器元素代碼表6.jpg
版畫年畫元素代碼表0.jpg
版畫年畫元素代碼表1.jpg
版畫年畫元素代碼表2.jpg
版畫年畫元素代碼表3.jpg
版畫年畫元素代碼表4.jpg
版畫年畫元素代碼表5.jpg
版畫年畫元素代碼表6.jpg
版畫年畫元素代碼表7.jpg


藏品內外在關聯分析

藏品內外在關聯分析.jpg

規劃需求欄位總表

青銅器屬性需求表0.jpg
青銅器屬性需求表1.jpg
青銅器屬性需求表2.jpg
青銅器屬性需求表3.jpg
青銅器屬性需求表4.jpg
青銅器屬性需求表5.jpg
版畫需求欄位總表0.jpg
版畫需求欄位總表1.jpg
版畫需求欄位總表2.jpg
版畫需求欄位總表3.jpg
版畫需求欄位總表4.jpg
版畫需求欄位總表5.jpg
版畫需求欄位總表6.jpg

計畫執行成效評鑑與檢討

執行成效

7.1.1 改善典藏文物研究及管理環境

本計畫為史博館90年國家文物數位化計畫中的第一部份,其主旨為將館藏銅器、版畫等文物及其研究資料以有結構之數位化型態保存,並期達成跨機構間典藏文物研究資源分享之理想。在本計畫中,分析現行典藏管理系統schema,使原文物典藏管理系統所建龐大資料能繼續使用,避免人力、管理系統及各項資源能充份運用,方不致產生重複建置資源所產生的浪費。並改善現有文物典藏管理及研究環境,使文物基本資料登錄、文物研究及維護資料建置有更系統化與方便的著錄介面。積極擴充典藏文物資料的研究內涵與運用價值。


7.1.2 建立發展新的文物研究知識結構

經由館藏文物metadata建構過程,重新思考文物研究、管理、維護等層面基本元素內涵分析,有助於更新、加強本館文物研究深度及周延性,並擴大文物研究資料庫之交換性與共享範圍,進一步促進發展文物研究、保存、管理資料建置規範與標準國際化的程度;對於本館本身的學術研究能力增長有很大的助益。


7.1.3 增進典藏機構間的合作與資源共享

本年經由各單位的默契及計畫辦公室的成立,內容發展組當中推動的重要工作項目即是各單位數位化文物metadata之整合與協調,經由中研院計資中心後設小組及各主題小組會議的協助分析及運作,本年度一正式跨單位合作發展metadata的機制已成立,直接促成機構間的密切合作及學習觀摩。由於本館今年開始加入典藏數位化的國家型計畫,過去並無參與研發文物metadata之機會,經由本專案機構間的密切合作機制,借鏡及其它較早開始數位化機構之發展經驗,我們也得以現有的研究基礎再進一步向前發展或進行更多整合性的思考,這是一個很重要而具有學習價值的過程,同時也經由不同機會與國內不同領域的同仁共同研究,擴大我們研究的視野與觀點,這一點,是非常重要與具有意義的。

metadata整合發展之另一重要成果在於合作及共享各單位所建置的數位化資料庫。數位化資料庫是數位博物館不可或缺的資源,然而各學門領域廣闊、各類型資料眾多,並非一館或少數幾館之能力或經費可以建置完善,本計畫結合故宮博物院、中研院史語所、中研院計資中心、雲林科技大學及企業界分工合作來進行,有效地將資訊數位化。減少(避免)重複建立類似資料庫,或更積極規劃建置使用者所需要的整合性資料庫,其為數位典藏資料庫成功發展的關鍵。


7.1.4 提昇本館典藏數位化檔案管理能力

本年度開始的國家型典藏數位化計畫有一很重要的目標,即在於提昇各典藏機構本身處理數位化原件及管理數位檔案的能力,以使各機構在國家型計畫結束後仍能繼續獨立進行典藏數位化工作。今年度進行典藏數位化文物詮釋資料結構的發展過程中,經由國科會、中研院及計畫辦公室的規畫,本館參與數位化計畫同仁有機會接受相關的專業訓練課程,並多次觀摩不同典藏機構進行數位化的成果及經驗交流,同時在此過程中配合本館需求及工作流程,工作小組同仁也不斷研究如何將數位化工作更深入而適用於博物館本身的發展,以使典藏數位化計畫中所發展出來的作業機制、規範與標準、技術與系統、內容資料得以經由館內的同仁長期進行發展、維護與更新。典藏數位化的工作應成為博物館中常態性與長期進行的工作,不斷地提昇本館同仁能具備數位化工作的能力是很重要的基礎。

未來相關發展計畫

7.2.1 Metadata初期(2001-2002年)發展重心將以研究、典藏管理、各單位資料交換合作發展為主,第二階段(2003年以後)發展重心將以教育及開放資源為主要方向。

  1. 原91年度擬進行三類文物數位化 瓷器:唐長沙窯瓷器、青瓷、彩瓷等。 漆器:雕漆、髹漆、螺鈿鑲嵌等技法所製漆器。 國畫:張大千、溥心畬、劉延濤等近代名家作品。
  2. 將調整優先進行瓷器及國畫部份
  3. 繼續進行本年度銅器及版畫類metadata系統分析後續作業,並調整若干內容項目。


7.2.2 本館此次典藏數位化計畫分由三項子計畫來處理不同屬性的博物館資訊,今年度工作重點首先在建立文物原件及有關文物研究文獻之metadata,往後將陸續發展其它資訊之metadata,逐漸完成史博館metadata model。


7.2.3 運用典藏數位化原料及半成品進行相關研究及教育推廣

問題與困難

  1. 由於本年度本館第 一年開始著手典藏文物 metadata 之研究發展,對於發展工作程序及方法較為陌生,許多工作項目、內容、範圍及應考慮因素並無法在計畫執行前有效充份瞭解,在工作期間必須要花費大量的人力及時間不斷進行研究及討論如何處理上述問題 。
  2. 因各類metadata發展尚未完成,多媒體資料庫結構發展必須逐年修改,使資料庫維護成本提高。
  3. 本館metadata工作小組成員大部份皆為本館研究人員,原有相當多的各項研究工作在進行,在人力及經費的配合上都需要更多的支援。
  4. 根據今年實際工作經驗,於發展典藏文物metadata結構時,由於各類數位化項目內容本身的差異性及複雜性,可能需要考慮調整明年及未來幾年的工作項目、數量及範圍;此外由於計畫辦公室內容發展組今年8月甫成立,各單位整合機制剛開始運作,為考慮未來建置內容能有效分享,本館未來典藏數位化項目可能將有所增刪,以配合各單位可能共享的範圍。
  5. 有關metadata後續分析工作極需中研院後設小組密切支援,希望未來工作進度能更有效互相配合。


參考書目:

  1. Jeff Rothenberg. Metadata to Support Data Quality and Longevity. Retrieved date from Dec. 25, 1999 theWorldWideWeb:http://www.nml.org/resources/misc/metadata/rothenberg_paper/ieee.data-quality.html
  2. Lorcan Dempse(1996). ROADS to Desire.Retrieved date from Dec. 25, 1999 from the World Wide Web: Http://hosted.ukoln.ac.uk/mirroed/lis-journals/dlib/dlib/july96/07dempsey.html
  3. Lorcan Dempsey and Rachel Heery, “Metadata: an overview of current resource description practice,” http://www.ukoln.ac.uk/ metadata/DESIRE/overview/doc0000.html
  4. Pamela Drew and Jerry Ying. A Metadata Architecture for Multi-System Interoperability. Retrieved date from Dec. 25, 1999 from the World Wide Web: http://www.nml.org/resources/misc/metadata/proceedings/drew/metaarch.html
  5. 中研院文獻處理實驗室(後設資料小組): 中文 Metadata 規範指引第一版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計畫案 1999年11月8日)
  6. 國圖ROSS計畫專案網頁:資源組織與檢索之規範(1999/9/16)

註釋

(註1)陳昭珍(1999):電子博物館的資訊組織與檢索,中國圖書館學會學報,63 期,頁95-104

(註2)同(註1)

(註3)李柏如(2000.12):考古學與資訊學之間—以日本國立歷史民俗博物館之遺物電子資料庫建構及遺物性質分析為出發點,教育資料與圖書管學,38:2,pp174-202

(註4)同(註3)

(註5)Simon C. Lin(2000/11/15):數位典藏之結構與遠景,PNC2000 年數位典藏及TEI 研討會講稿

(註6)Lorcan Dempsey (1996). ROADS to Desire. Retrieved date from Dec. 25, 1999 from the WorldWide Web: http://hosted.ukoln.ac.uk/mirrored/lis-journals/dlib/dlib/july96/07dempsey.html

(註7)中研院文獻處理實驗室(後設資料小組):中文Metadata 規範指引第一版(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計畫案,1999 年11 月8 日)

(註8)國家圖書館ROSS 計畫專案網頁:資源組織與檢索之規範(1999/9/16)

(註9)顏嘉惠,特殊主題資訊之Metadata 比較研究,輔仁大學圖書資訊研究所,(民87 年),頁111-126。

(註10)(Rachel Herry. “Review of Metadata Formats.” Program 30:4 (October 1996):345。 (http://www.ukoln.ac.uk/metadata/review.htm

(註11)國家圖書館ROSS 計畫專案網頁:資源組織與檢索之規範(1999/9/16)

(註12)國家圖書館:詮釋資料格式標準草案,2001.10.23(陳昭珍主撰)

(註13)國家圖書館ROSS 計畫專案網頁:資源組織與檢索之規範(1999/9/16)

(註14)陳昭珍、陳雪華、陳光華:數位圖書館與博物館metadata管理系統—Metalogy之設計

(註15)陳淑君(2001.4):Metadata在數位典藏計畫之規劃、應用與管理,中央研究院後設資料工作組,數位博物館專業訓練課程—詮釋資料著錄實務課程講義,2001年4月20日

(註16)中央研究院後設資料工作組(2001.9.6):90年典藏數位化Metadata工作報告

(註17)中國大百科全書—哲學1,頁407。5Simon C. Lin(2000/11/15):數位典藏之結構與遠景,PNC2000 年數位典藏及TEI 研討會講稿

(註18)宋伯胤(1993.7):博物館藏品分類—兼述「四部四項分類法」之一,博物季刊,3:1,p.31-49,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

(註19)同(註18),p.44。

(註20)宋伯胤(1993.10):博物館藏品分類—兼述「四部四項分類法」之二,博物季刊,3:2,p.35-55,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

參考資料

參與研發單位: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提供單位: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使用單位:國史館臺灣文獻館